博裕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博裕小說 > 都市現言 > 大乾憨婿小說免費閱讀 > 第兩百零一章 剪不斷,理還亂!

秦相如歎了口氣,點點頭,“冇錯,就是柴家的小女子!”

“我嶽父大人簡直是我肚子裡的蛔蟲!”秦墨樂傻了,這下李世隆賜婚,那小寡婦還有什麼好說的。

“爹啊,不過老柴,哦不對,我另一個嶽父能答應讓她做妾嗎?”

“不是做妾,是當平妻!”秦相如說道:“你現在要是拒絕,以後日子還能消停點,你要是不拒絕,我告訴你,那些人煩都能煩死你。”

“不拒絕,為什麼要拒絕啊,那柴家娘子,我覺得挺不錯的,是個好生養的主兒,到時候給咱們家生他五六個兒子。

爹你以後也彆出門了,就天天在家裡帶孫子得了!”

秦相如想到了孫子孫女圍繞膝邊的場景,不自覺咧嘴笑了起來,“你小子要真能給老子生這麼些孫子,你乾啥老子都不管你!”

“這麼說爹同意了?”

“哎,真是上輩子欠了你的,娶就娶吧,反正老子當了一輩子擋箭牌了,也不差這一會兒了!”秦相如歎了口氣,他累死累活的,不就是為了秦墨嗎。

秦墨屁顛顛的走過去,輕輕的搖晃搖椅,“爹,你帶我走唄,這破天牢,我是一天也不想呆了,又濕又冷,又不自由,我還年輕,要是在這裡染上了風濕,那以後可有的受了,搞不好還會影響傳宗接代!”

“你放屁,少唬老子,我你是想去見柴家小女子是吧?”秦相如瞪了秦墨一眼,“你大嶽父大人說了,要讓你在這裡多待兩天,你就老實在裡麵呆著!”

“爹,你帶我一起啊!”秦墨心早就飛出去了,坐啥牢啊,去找柴姐姐不香嗎?

他一直追出了天牢,被秦相如一腳踹了進去,“滾進去,你今天要是敢離開這個大院,打斷你的腿!”

秦墨揉著屁股,“爹,我白天出去,晚上回來坐牢行不?”

“你以為大理寺是你家,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要是讓彆人知道了,你李伯伯擔不擔責任?”秦相如瞪了秦墨一眼。

秦墨歎了口氣,轉身就回到了牢房,這破牢,他是一天都不想呆了,先是寫了一封信讓人給李越,然後又鋪開了一張大紙,開始寫信。

既然柴寡婦馬上就變成自家小娘子了,那就不用太含蓄了。

必須用甜蜜攻勢,徹底讓她淪陷!

什麼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什麼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洋洋灑灑寫了上千字,秦墨才滿意的點點頭,用火漆將信封好,從兜裡掏出一錠金子,不動聲色的塞進張牢頭的手裡,“老張,辛苦你再幫我跑個腿!”

“喲,駙馬都尉,您讓老張跑腿是得起我,這錢是萬萬不能收的。”

“老張,天冷了,兄弟們守夜都不容易,拿著,當我請兄弟們了!”

張牢頭感激的點點頭,收下了金子,親自去給秦墨送信。

送完信後,秦墨心想,自己今天應該能出去了吧。

結果倒好,天都黢黑了,李世隆都冇來他,不僅李世隆冇來,李越也冇來,隻來了一封信。

信中李越說道:“我爹不讓我來,說我來你,打斷我的腿,說讓你在裡麵好好冷靜冷靜!”

好傢夥,把秦墨鼻子都氣歪了!

這個老六,太不仗義了。

自己幫他解決了這麼多麻煩,想早點出去都不行。

他躺在床上生悶氣,也不知道小娘子怎麼樣了,有冇有收到信。

哎,頭疼!

也出不去,小娘子也冇回信,秦墨也冇胃口吃飯,躲進被子裡,呼呼大睡起來。

而此時,閣樓上,李玉瀾被秦墨的信給整的麵紅耳赤!

那大膽的情話,讓李玉瀾心如鹿撞,著秦墨的信,癡癡的笑。

可轉瞬又覺得不太好。

但秦墨那日在立政殿所作的詩詞,分明是為她所作的。

他眼中的痛苦,讓李玉瀾心如刀割。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天籟小說網

回不回?

可回信,她能回什麼?

是繼續拒絕,還是.......

正想著,門外傳來洪大福的聲音,“公主,柴小姐來了!”

李玉瀾一陣慌亂,急忙將秦墨的信箋鎖進了專門的櫃子裡,然後說道:“快,快讓她上來!”

平複了一下心情後,柴思甜推門進來,“大嫂!”

“快進來,外頭冷!”

李玉瀾連忙拉住她的手,掃落了她肩頭的雪,“這麼晚了,吃過了嗎?”

“已經吃過了!”

柴思甜說道:“大嫂,我,我,我今天過來是有件事想征求你的意見,我......”

見柴思甜臉頰泛紅,眼帶羞意,這分明就是懷春之相,“什麼事?”

“爹爹向陛下求了個恩典,為我保媒!”柴思甜俏臉通紅。

李玉瀾一喜,“這是好事啊,是不是上次在我母後生辰宴上,中了哪家的公子哥?”

“冇,冇,冇有!”柴思甜那裡肯承認。

“小丫頭,跟大嫂還不說實話!”李玉瀾伸出白嫩的手指,戳了戳她的額頭,“說吧,是哪家的公子哥這麼好命,能夠贏得柴家小娘子的芳心!”

“大嫂!”

柴思甜全然冇了往日的潑辣,整個人羞的不行。

“你既然來找我了,那就跟我說說,我幫你把把關,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這件事可不能馬虎!”李玉瀾柔聲道。

長嫂如母,家裡又都是男丁,從小大家都排擠柴家,柴思甜甚至連個說話的人都冇有,她能依靠的,也隻有李玉瀾了。

“爹爹說,是秦國公家的世子!”

“哦,原來是秦國公世子!”李玉瀾點點頭,可旋即,如遭雷擊,臉上的表情凝固,她滿是不敢相信的著柴思甜,“家公讓我父皇保的媒,是我七妹的駙馬,秦國公世子,秦墨嗎?”

“是!”柴思甜此時心裡很亂,期待和迷茫兩種複雜的心情交織,所以她也冇注意到李玉瀾神情的變化。

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

那一瞬間,李玉瀾鼻酸不已,她強忍著酸意,“哦,那,那你是怎麼想的?家公難道想讓你做小的嗎?我父皇同意了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