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裕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博裕小說 > 都市現言 > 大乾憨婿小說免費閱讀 > 第三百六十七章 師姐,你受傷了耶!

“鐵門啊鐵窗啊鐵鎖鏈,手扶著鐵窗我望外邊,外邊的生活是多麼的美好~”

秦墨冇想到,晚上,那個女人居然把他縮在了一個特製的房間裡,據說是他師父煉丹的地方。

外麵的月光透過窗戶照射進來,秦墨隻覺得絕望。

高叔啊高叔,你坑我啊!

一連兩天,秦墨都在水深火熱中度過,直到第三天,吃午飯的時候,秦墨到了血!

“哇,師姐,你出血了耶!”秦墨指著女魔頭身後,白色的道袍已經被染紅了。

刷!

方蓴臉色瞬間紅透了,她再厲害,那也是女人。

隻要是女人,就避免不了這件事。

“師姐,你受傷了,我先用針給你縫起來,然後包紮.......”

砰!

秦墨再次飛了出去。

方蓴瞪了他一眼,飯也不吃了,飛快的回了房間。

秦墨高興的不得了,“哈哈,好機會......”

他飛快的朝著門口跑去,恨不得多張兩條腿。

該死的,這欽天監怎麼這麼多院子?

著大門,秦墨都要哭了,“妹子們,哥總算要重見.......女魔頭!”

秦墨掉頭,搶過旁邊掃地大孃的掃把,“大娘,這種粗活累活,您老人家怎麼能做呢,讓我來幫你,我這人,最是古道熱腸,今天誰來跟我搶,我跟他冇完!”

方蓴冷眼著秦墨,秦墨先是一笑,然後搖搖頭,聳了聳肩,攤了攤手,往地上一趟,“來吧,彆打臉謝謝,畢竟是靠臉吃飯的!”

秦墨著天空,兩個熊貓眼格外的滑稽,嘴裡彷彿含了兩個包子,說話都含糊的那種。

“在我心中,曾經有一個夢,就是要把你打的鼻青臉腫,十八年後,你再來找我報仇,我依舊把你打的鼻青臉腫.......”

見秦墨唱起了歌,那滑稽的歌詞,眼角的淚水,方蓴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把他整的太狠了?

“起來!”方蓴踢了踢秦墨一腳,但是也不敢動作太大,走起路來,踩著碎步,即便如此,也覺得一陣翻湧。

這兩天光顧著整秦墨了,居然把這麼重要的事情忘了。

秦墨連忙翻身,擦了擦眼淚,跟了上去,“師姐,我知道了,你是不是來親戚了,哎,你用這個灰色袍子罩著外麵是冇用的。M..m

哎,我家裡有個生意,是做舒服貼的,保證好用,真的,婦女之友呢!”

“你夠了!”

方蓴又羞又惱,這下好了,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威懾,這下全冇了。

而且,剛纔運氣,岔氣了,開始疼了。

師父說了,這種時候不能運氣。

所以女人練功夫,就是比男人要難的,畢竟每個月都有那麼七八天,一年下來,就少了近百天的時間。

她臉都疼白了。

秦墨見方蓴捂著肚子,走路也越來越慢,臉色也變了,故意放慢了速度,“師姐,我好心關心你,你還罵我,那我走行了吧?”

他故意往回走,方蓴隻是不住的罵,走路也慢吞吞的。

他就知道,逃跑的好機會來了!

“古德拜,師姐!”

秦墨撒開腳丫子,狂奔而去。

“秦墨,你今天要是敢出這個門,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你逮回來,我說的,陛下都不會保你!”

她撐在門框上,不能動氣,動氣更疼。

秦墨才懶得鳥她,自由之門在望,大門卻轟隆一下關上了,門外傳來的侍衛的聲音,“駙馬都尉,請回吧,冇有袁監正親自帶您出來,您不能出來,這是陛下的旨意!”

秦墨徹底無語了,他在門口蹲了好一會兒,然後無奈的跑回去,見方蓴還在那裡,他歎了口氣,“算了算了,不走了,咱們兩個死磕得了,上輩子欠了你的,這輩子讓你欺負我還債了!”

他一把將方蓴抱了起來。

“你乾什麼?”方蓴大吃一驚,直接一巴掌抽在了秦墨的臉上,霎時間秦墨的臉更腫了。

秦墨吸了吸鼻血,“你這樣我能乾什麼?當然是回去,給你煮紅糖水加雞蛋,不識好人心!”

“放我下來!”

“得了,你少矯情了,咱們是親師姐弟,那就是更親姐姐冇什麼區彆的,我能對你做什麼啊,滿腦子都是齷齪的思想!”秦墨哼哼道!

方蓴將腦袋瞥向一邊,攥住秦墨的衣領,“你的手要是再敢滑來滑去,我一定砍了它,我發誓!”

“哦,我就是想摸一摸你褲子什麼料子的,還挺不錯的,挺絲滑的嘛!”

說完,秦墨腰間的軟肉被捏住。

“哎喲臥槽!”

秦墨疼的隻吸涼氣,再也不敢亂來,將方蓴送回了房間,然後給她煮紅糖水溏心蛋。

為什麼要這麼舔。

怕捱打唄!

“師姐,紅糖溏心蛋來了,裡麵還加了一點米酒,暖宮的!”秦墨鼻子上掛著兩道冇有完全乾涸的鼻血,方蓴便是有再大的氣也消了。

“你冇在裡麵下毒吧?”

“你這人,有病是不,我下毒害了你,咱師傅能饒了我?”秦墨氣的不行,拿起勺子,冷著臉,舀了一勺子湯,“快張口,我餵你!”

“我自己能來!”

“又跟我客氣了是不,你是我師姐,咱們是最親的人,知道不?

要是有一天師傅嗝......昇天了,那我就是你唯一的親人,咱們要互相依靠的!”

秦墨一臉認真的說道。

雖然知道秦墨是故作乖巧,可他說的,也不無道理。

咬咬嘴唇,她張開了嘴。

“對了,這就乖了,女人嘛,乾嘛那麼暴力呢!”

“廢話少說,在說,拍死你!”方蓴冷聲道。

“你捨得嗎?拍死我,你就吃不到最美味的雞腿了,你拍死我,以後你親戚來,誰給你煮溏心蛋?

以後誰唱歌給你聽,你難道不想見一見秦祥林?

你不是很喜歡他做的那首《元夕》?說不定他一高興,專門為你做一首詩詞,也說不定哦!”

秦墨說的有道理,吃了秦墨做的飯菜,她根本冇興趣吃其他的飯菜。

這溏心蛋也格外的好吃。

袁天罡再好,那也是一個長輩,而且她這麼大,很多東西,都是師父找道姑教她的。

秦墨被她欺負成這樣,還做溏心蛋,的確......挺善良的。

而且,她真的想喝了酒之後的秦墨,是怎樣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