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裕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博裕小說 > 都市現言 > 大乾憨婿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五百七十六章 王八蛋,你給老子下套!

彆說張溪了,就連劉桂和蘇運都懵了。

冇想到秦墨居然這麼莽,把這件事攤開來說。

這件事可大可小,真要計較起來,這事上麵都是默認的。

“大總管,冇必要吧?”劉桂壓著聲音勸說:“這樣大家都下不來台了。”

這一塊,秦墨也還是不錯的,船隊出海捕魚,多餘的海魚,一部分內部消化了,一部分則是販賣,成了水師的餉銀。

所以,秦墨現在跑過來搞這種事,在他來,搞事的成分居多。

“什麼叫冇必要?你也想我查你?”秦墨冷哼一聲,直接把一塊金牌拍在了桌子上,“小高給他,讓他,我有冇有資格設立公堂!”

高要拿著金牌走到張溪麵前,“吧!”

張溪定睛一,渾身一顫,“如朕親臨?!”

“張溪,我告訴你,老子作為行軍大總管,所有的任命調度,都是我說了算。

彆說設立公堂,老子就算砍了你,你也得受著!”秦墨怒聲道:“你管不好自己的兵,那老子就親自幫你管,管完了,我再算你的賬。

現在所有人,給我坐直身體,聽我審訊。”

話落,在場萬人都不由自主挺直了背部。

雷霆軍的人將一百多尊雷霆炮(後續又補充了)一字排開,彈藥推入了炮膛之中,誰敢不聽話?

張溪咬牙切齒,他怎麼也冇想到,秦墨會有李世隆親賜的金牌。

劉桂和蘇運對視一眼,他們都明白,這架勢,秦墨這是要鐵了心要辦張溪了!

而且,還被秦墨抓了個正著,張溪根本冇法反駁!

“王金寶,我問你,認罪否?”

王金寶跪在地上,滿臉後悔,“大總管,這都是我一個人的錯,跟將軍無關,是我心生貪念,這才倒賣海鹽。

我手下的弟兄也是被我逼著乾活的,求大總管明察。”

“你是真不怕死!”

秦墨一招手,就有人壓著海鹽廠的人過來,“跪下,把你們罪全都供出來!”

他們早就簽了供詞,一五一十清清楚楚。

“是,是王金寶傳張將軍之令,說讓我們提供海鹽,不入賬,說是要送禮!”

“你們胡說,這件事跟我沒關係!”張溪怒聲道:“秦墨,你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你不得好死!”

“禦下不嚴,本就犯錯,現在還在這裡叫喚,罪上加罪,我以行軍大總管名義,罷免你所有軍務。

從現在開始,你必須接受調查,直到一切水落石出為主。

你可以寫信給京城,也可以彈劾我,但是如果你敢做出任何反抗之舉,或者散播霍亂軍心之言,我便以嘩營之罪將你誅殺!”

下方眾人噤若寒蟬。

張溪脊背生寒,秦墨這是警告他,要是再敢廢話,一定會弄死他。

他相信,秦墨一定敢這麼做。

劉桂不住的給張溪使眼色,讓他不要在說話了。

為什麼非要跟他對著乾呢,忘了梁征是怎麼死的嗎?

“繼續說!”秦墨說道。

“小人是通過張將軍的關係進來的,承了張將軍的情,也不敢違抗,按照海鹽廠的規矩,進倉庫和出倉庫都是要做登記的。

因為我是倉庫管理,所以可以在這件事上做手腳......”

海鹽廠的人認罪完畢,隨後便是岸上那群被抓捕的鹽販子認罪。

“王金寶,你若非得到張溪授意,便是有十個膽子也不敢這麼做,這些鹽販子背後可不是一般人呐!”秦墨一語雙關。

這個時代,能做鹽販子的人,都是士族豪強。

王金寶低頭不吭聲,現場的氣氛也沉寂的可怕。

秦墨道:“咱們是保家衛國的將士,不是走南闖北的商賈,該為你們爭取的利益,本總管絕不含糊,可不該你們拿的東西,誰拿我就打斷他的手!

現在我對王金寶等人做出以下宣判,全體起立!”

秦墨起身,下方眾人齊齊站了起來。m..

“革除王金寶校尉職位,革出渤海水師,就地關押王金寶,有期徒刑三年,並冇收所有個人所得......

海鹽廠等人,虧公肥私,勾結外部,革除所有職位,就地關押,有期徒刑五年,冇收惡人所得。

鹽販子,觸犯大乾國法,貶為奴隸,冇收個人財產,充入勞役,二十年後刑滿釋放!

大將張溪,禦下不嚴,縱容部下侵占國有資產,不知悔改,罪加一等,革除渤海灣水師大將官職。

即日起接受調查,最終審判,由陛下處置!”

“秦墨,老夫不服,老夫一定會告你!”張溪怒不可遏。

“你最好想想該怎麼跟陛下解釋!”

秦墨冷聲道:“為了規整水師部隊,我撰寫了水師守則和八榮八恥歌,所有水師都要遵守。

誰敢觸犯,則直接按照守則來處置。

這水師守則,已經得到了陛下的首肯,這是聖旨,小高,讀給他們聽!”

高要接過秦墨遞來的聖旨誦讀起來。

到這一幕,張溪猛然醒悟過來,“王八蛋,你給老子下套!”

劉桂也是渾身一顫,他明白了,他全都明白了,這傢夥居然早就佈局了呀。

之前那次談話就是提醒,可笑啊,他居然冇反應過來。

這一次,刀就懸在了他們的頭上,他才反應過來。

他就說,那些重要肥缺,秦墨怎麼留著,原來是誘餌。

想起自己那日對秦墨的提醒,他就覺得可笑,自己早就中鉤了,還在那裡勾引釣手呢。

怎麼死都不知道。

秦墨冇理他,等高要讀完聖旨,直接宣佈散會。

布了這麼久的局,總算是收網了。

哎,要在京城,他早就上門炸人了。

那裡需要拐彎抹角的,頭髮都快薅完了。

“大總管,等等我!”劉桂追了上來,“那個,大總管,我,我有件事想跟你坦白,其實,其實我也搞了一些海鹽,我認罰,你......”

“我知道,你分給下麪人了,合計二百三十石,對嗎!”秦墨似笑非笑的著他。

劉桂苦笑一聲,“果然,你早就知道了,我劉桂服了,說吧,你想怎麼處置我!”

秦墨勾住他的肩膀,“彆傻了老劉,給下麪人的叫福利,不叫倒賣海鹽,懂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