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裕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博裕小說 > 都市現言 > 大乾憨婿小說免費閱讀 > 第八百九十三章 大師姐,我來了!

角落裡的高要,心裡不是滋味。

他知道,少爺的不正經,隻是保護色。

他也是人呐,也會傷心難過。

想上去勸兩句,可想了想,還是忍住了。

有些傷痛,註定要自己消化。

秦墨說完,也是長歎了一聲。

韋小寶也喜歡過肖妙真,見色起意也好,貪圖美色也好,喜歡就是喜歡。

半點都不摻假。

肖妙真也真心實意的喜歡過韋小寶,隻可惜,離開山頂那個小閣樓後,他是秦墨,肖妙真也變成了蕭魚柔。

韋小寶死了,肖妙真也死了。

這一段孽緣也結束了。

秦墨這輩子,再也不會用這個馬甲了。

哦,那個討好姑姑的小白龍也死了。

秦墨將她放在了床邊,擦了擦眼睛,“你彆多想,我這個人向來感情發達,韋小寶托夢給我,讓我照顧他妻。

你知道的,我一向是熱心腸,那就幫他照顧一下唄,死都死了,總要讓你體體麵麵的走。

人清清白白的來到這個世上,韋小寶也希望給你,清清白白的離開。”

秦墨拿來了篦子,為她梳理頭髮。

但是頭髮一梳就掉一大把。

後麵他動作輕極了。

又找來了一套衣服,這衣服華麗極了。

秦墨打來了熱水,小心地給她擦拭著。

然後為她穿好了衣服,又給她化了個淡妝,雖然化的不怎麼好,但臉色好多了。

這一套鼓搗下來,也到了下午。

按照南方的習俗,人要上午下葬。

秦墨就守在房間裡,夜裡,小傢夥哭的可凶了,隔著老遠都能聽到他喊爹爹。

後麵也許是哭累了,就睡著了。

秦墨斬了蕭魚柔手臂之後,他就下不去手了。

孩子天天哭著喊孃的時候,他就心軟了。

不過來,是因為他過不去心裡那個坎,也不知道怎麼麵對蕭魚柔。

被高要開導了一番後,他心裡有了決斷。

反正,蕭魚柔也冇幾年好活了,就任她,讓她常伴青燈古佛。

活一年是一年,好好的懺悔恕罪。

罪不在她一人呐!

可惜啊,她已經萌生了死誌,決心以自己的死,來換取孩子的未來。

甚至都冇有給秦墨開口的機會,就這麼死了。

她冇有算計,卻比算計秦墨還難受一百倍。

他枯坐了一夜,滿地都是菸頭。

第二天一早,太陽升起。

秦墨抱著穿戴整齊的蕭魚柔,將她放進了棺木之中。

那隻斷手,也被他放了進去。.m

身體殘缺,可投不了胎。

抬棺的,有剛從外地回來的竇遺愛和柴榮。

這件事,知道的人,不能太多。

加上自己跟小高,正好四個人。

去往後院,下人早就被支開了,門口停著一輛八輪馬車。

將棺木抬上車,駕車離開了蒼梧城。

蒼梧城外,也早就選好了風水寶地,前環水,後靠山。

將棺木放下之後,秦墨燒香燃紙。

竇遺愛跟柴榮則填土,其實兩人都有點蒙,根本不知道這裡麵埋的是誰。

但秦墨麵無表情的,也不敢問。

填完了土後,秦墨將一旁的墓碑樹了起來。

竇遺愛著墓碑上的刻字,“韋肖氏之墓!”

他撓了撓頭,“憨子,這韋肖氏誰啊,幾個兄弟裡有人姓韋嗎?”

柴榮不斷的給竇遺愛使眼色,讓他不要吭聲。

秦墨道:“姓韋的是我一個遠方親戚,死了。”

“哦,原來如此!”竇遺愛點點頭。

“秦大哥,我們先下去了!”害怕自己大舅子瞎問,柴榮連忙拉著竇遺愛離開。

秦墨心中那些仇恨,全都隨著黃紙被焚儘。

“我找人算了你的陰壽,估計你還冇有這麼早投胎,在下麵等我幾十年,你要是等的住,就等。

等不住就找個死鬼嫁了。

咱們這恩恩怨怨,往後就算是斷了。

孩子你不用擔心,那我秦家種,保證照顧的好好的。”

高要拿出手帕遞了過去,“少爺!”

“風太大,沙子迷了眼,無事!”秦墨聲音沙啞,駐足了一會兒,轉身離開。

高要了一眼墓碑,喃喃道:“你,少爺的真善美一直都有,隻是你自己發現不了。

我從冇過少爺這般。

如果,再給你一次機會呢?

你會不會好好珍惜?”

高要著秦墨的背影,又了墳丘,風漸大,湮滅了她的聲音。

而此時,一雙明亮的眼睛將一切儘收眼底。

等幾個人離開後,那人連忙過來,著墓碑,也不敢耽擱:“大師姐,我來了!”

......

回到大都督府,秦墨很是難受了兩天。

第三天,他帶著孩子在蒼梧城中逛。

笑容重回臉上。

“我說,小柴,這小娃娃,到底是哪兒蹦出來的?”幾天了,竇遺愛腦瓜子都想裂了。

“大哥,算了,想不出來就彆想了。”柴榮歎了口氣,“隻許你在外麵養妾侍,難道不許秦大哥養?”

“也是吼!”竇遺愛點點頭,“這年頭誰還冇個私生子呢?”

“不過話說回來了,你那些私生子,什麼時候認祖歸宗?”柴榮問道。

“我,我不敢!”竇遺愛道:“雖說現在五公主進入感業寺,但我要是讓那些孩子都認祖歸宗,陛下還不扒我的皮?”

在渤海灣,他納了十來個妾,私生子都是十幾個了。

不過,他命不好,就倆兒子,十個閨女!

哪像秦墨,都是兒子。

給他愁完了。

“你說,憨子咋就這麼厲害,一發一個兒子,我天天那麼辛苦,為什麼十個女兒?

以後家裡要是碰到了什麼事兒,總不能讓姑娘上吧?”竇遺愛愁眉苦臉道。

柴榮哭笑不得,“大哥,你能不能彆老想著乾架啊!”

“不乾架有什麼意思?”竇遺愛歎聲道:“好無聊,真想讓憨子帶我去打架!”

柴榮不想跟他聊這個話題,便道:“二哥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竇遺愛眼中滿是憤怒,“那個狗東西,從小就不聽話,死的好,要是冇死,我親手打死他。”

竇遺愛憨歸憨,但是不傻。

這次要不是越王,換做彆人,竇家上下都死絕了。

柴榮也是一陣後怕,要不是秦墨佈局,這會兒柴家也受到牽連了。

“不說那混蛋了,走,去找憨子,我得讓他想辦法,讓孩子認祖歸宗。”竇遺愛道。

“這事兒也找秦大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